• 注册商标
  • 农业机械
  • 喷灌机
  • 苗木展示
  • 农药喷洒无人机
重点关注凡给我公司汇款的新老客户,请汇入公司账户或者公司微信账户中,如汇入其他账户出现的任何问题,我公司概不负责。

新闻分类

乡村振兴迈入新时代

时间:2017/10/27 16:19:18      标签:乡村振兴新时代

10月18日,现场听完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后,十九大代表、四川省遂宁市蓬溪县拱市联村党委书记蒋乙嘉兴奋不已,“手掌都鼓红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蒋乙嘉直呼总书记讲出了“老百姓的心声,基层代表的心声”。

十九大报告指出,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根本性问题,必须始终把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重中之重。而中国“三农”问题本质上是一个立体的乡村地域系统可持续发展问题。

乡村振兴战略的提出,为新时代我国农业农村农民的发展带来了新的希望。

正在消失的乡村

相比于“城市”一词,“乡村”需要得到更多的关注。中国农业科学院农村经济发展研究所农村发展研究室主任夏英研究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乡村”一词在我国政策语言中并不多见。因为相对于城市而言,“乡村”是地域或地理空间的概念;而“农村”一词则体现行政管理的概念。

著名学者钱穆说过,“中国文化是自始至终建筑在农业上面的。”从中国人独有的思想情感便可窥见,“落叶归根”“入土为安”“故土难离”正是人们对乡村浓厚感情的真实写照。

社会学家费孝通在他的《乡土中国》一书中,将中国社会性质断定为乡土社会,为众多学者所赞同。在中国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所长朱启臻教授看来,构成中国乡土社会的基础单元就是乡村。

然而,延续几千年的乡村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变化,乡村的何去何从,也从未像今天这样引发社会的关注和思考。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00年时我国还有360万个自然村,但到2010年,自然村减少到270万个。这就意味着,平均每天有将近250个自然村消失,而其中包含众多古村落。

“中国传统村落原本是一个相对稳定、有一套自身运行机制的共同体。”朱启臻告诉记者,但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到来,打破了传统村落的原有平衡,撼动了传统乡村的社会结构,也改变了乡村社会的命运。

朱启臻坦承,村落的减少是社会发展的必然,但不应太迷恋速度而不尊重规律,以致漠视村落的价值和地位,轻视它在人与自然和谐中的纽带作用。

长期以来,乡村是以农业生产为主体的社区。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工业化、城市化浪潮席卷全球,各国都将农业作为一个经济部门或产业,对其研究也集中在农业的经济功能,而对其本身缺乏应有的关怀,朱启臻认为这是乡村衰落的主要原因之一。

除了人为消失和因环境恶劣等原因村落自然消失外,“乡村还有一种消失方式就是乡村文化的消失。”朱启臻说。这就不难理解,越来越多的人感叹现在的乡村“没有乡村的味道了”。

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区域农业与农村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刘彦随研究员向记者强调,伴随着城市化发展所产生的乡村衰落问题急需更多人关注。

都说城市化伴有“城市病”,殊不知乡村也有“乡村病”,但二者有本质不同。“前者是在快速发展进程中产生的,而后者是在逐渐衰落过程中产生的。”刘彦随说。

两种病都得治,但“乡村病”更为紧迫。

早在2013年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就指出,农村是我国传统文明的发源地,乡土文化的根不能断,农村不能成为荒芜的农村、留守的农村、记忆中的家园。

而十九大报告提出“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在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刘守英看来,报告在“农业现代化”的基础上提出了“农业农村现代化”,反映了中央对农村定位的再认识,对乡村价值的重视。

城市与乡村应融合互补

一直研究乡村价值和城乡关系的朱启臻呼吁多年,新农村建设要把乡村建设得更像乡村,要在乡村和城市差异的基础上实现城乡功能的互补。

刘彦随强调,城市与乡村血脉相融、地域相连,是一枚硬币的两个面。然而,长期受“城市优先”战略的影响,城市不断扩张,经济快速增长,农民就业重在推进离乡进城和非农化转移,乡村功能重在强化社会维稳和农民生计安全保障,导致传统农业结构长期得不到改造、现代农业功能普遍得不到健全。

这样的情况就导致乡村仅仅是为了服务于城市,农业仅仅是服务于工业。

在朱启臻看来,乡村振兴战略的提出统一了对乡村的认识,及时纠正了一些错误的观点。例如,有一种观点认为乡村是落后的,必然被城市所取代;另一种观点则认为过去比今天好,主张固守乡村。事实证明,两种观点都不对。

此外,刘彦随指出,中国传统体制的“三分”(城乡分割、土地分治、人地分离)弊端日益暴露,“三差”(区域差异、城乡差异、阶层差异)问题不断加大,这些都成为困扰当代中国“三转”(发展方式转变、城乡发展转型、体制机制转换)的重要难题。

十九大报告提出“城乡融合”,而不是往常讲的城乡统筹,恰恰体现了观念上的重大转变。

夏英向记者介绍,城乡统筹更侧重于政府行为,指导资源配置;而城乡融合则更多地体现市场力量的参与,充分发挥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

今年8月,刘彦随和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副研究员李玉恒在国际期刊《自然》上发表《振兴世界乡村》一文,提出“城市与乡村是一个有机体,只有两者都可持续发展,才能相互支撑”,呼吁在快速城市化进程中要更加重视乡村振兴,一时间引发社会关注。

刘彦随认为,中国当首先致力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全面落实乡村兴人、兴地、兴权和兴产业,有效激发乡村活力、能力、动力和竞争力,系统推进城乡融合、协调、一体和等值化。

当前,我国正处在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的重要时期,“政府需要同步倡导城市化和村镇化,形成村镇化与城市化‘双轮驱动’。”刘彦随强调。

产品分类more

最新动态more

种子技术more

钱柜国际娱乐more

合作单位